我要投稿
杜, 杜昕睿 于 下午6:09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32

最后我还是等到他了。只是他在这荒芜的土地上,再也没了呼吸。

最后他说,我不属于这里。暮土是光的坟墓,他应该早点把我送出去的。可是龙骨,你也不该留在这。脏辫他们都走了,骑士团早就只剩你一个了。只剩你一个还活着的,本该是这样的。
如果那阵风没有把我吹到这里,你肯定不会出事的。你在这里守了那么多年,也只有我才会不小心被冥龙发现吧。所以你教我躲龙,约定今天送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当然会来啊,你一直都是这样的,说到做到。只是你来晚了,然后悄悄地先走了,去前面开路了。那只冥龙声音很大,我不可能听不到它撞向你时的咆哮的。

那我也要守约啦,我会走到暮土终点,我会去禁阁,我会一直走下去,去看看你会在哪等我。

所以我穿过暮土,爬上了禁阁的顶层,到了伊甸。伊甸的风很大,从目光之外的远方带着碎石砸向每一个闯入这里的旅人。门后的天空是静谧可怕的,云层埋住了所有我好奇过的远方。冥龙默默巡视着废弃的工厂,守护这里早已不存在的秩序。红色的矿物嵌入土地,等待我落入它的陷阱。在最高的山峰上,穿过那个山洞之后,我看到了其他人。那些和他一样离开了的人。

但是他不在这。我进了伊甸之眼。在暴风中心所有的存在全都岿然不动,红石雨碎在地上在黑色的水面砸出涟漪。火光映照着石像,流露出几分安详慈悲。他们跪向那束遥不可及的耀眼的光,向着神殿无声祷告。没人为他们唱响挽歌,可我至少要找找他的足迹。最后我倒在雨里,飞过白鸟迁徙和坍塌的殿堂,在星河汇聚的中央,我看见他向我挥手,像初遇那样。

李怡霏 高一八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