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我要投稿
plasmatank 于 下午7:30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31

"患者姓名?“

“李灏。”自称李灏的男人面沉如水,静静地望着对面一脸玩味地把玩着手中钢笔的人——那是他重金聘请的私人医生,也是目前已知最好的的心理学专家。

“根据您之前的描述,您近日经常在梦中看见一个白衣人,对吧?”

“没错,而且最近他已经不仅出现在梦境中了……”说到此处,李灏不禁皱起了眉。不知从何日开始,自己总会梦见一个白衣人,他跟随着自己漫过梦境中的每一个角落,像一个幽灵。李灏从未看清过那人的脸,但直觉告诉他,那人在盯着自己,无时无刻,从梦中到现实,如影随形。他开始出现幻觉(又或者说是一种虚幻的真实),视线中似乎总有一道白影,正是那白衣人。

“那个人仅仅只是盯着你吗,没有做任何事?”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那医生又开始发问:“那么关于那个白衣人,您觉得您认识他吗,他是谁?”

“我不知道,但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又很陌生,还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畏惧。”李灏叹了一口气,脸上看似沉着的面具破碎开来,显露出一片绝望。他听见自己用一种卑微的声音恳求着:“医生,求您救救我,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心中泛起一阵鄙夷,自己多久没有那般低三下四地求过谁了?

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被劝说了几句注意休息,不要压力太大的废话,然后被随手塞了一些安眠的药打发走。他望着药片,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声庸医。或许是当时对医生的恳求让自己想起了某些往事吧,他心中格外的憋屈,忍不住又多喝了数瓶好酒,酩酊大醉。

午夜梦回,李灏又看见了那一袭白衣。呵,又是他。李灏内心顿时升起一股无名怒火,促使他向那白衣奔去。街景不断的变换着,他逐渐不知自己究竟是在奔跑还是在建筑中腾飞了起来,只看到那白色的身影在眼中不断放大——它已近在咫尺。李灏狞笑着伸出了手,已然不顾一切。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那白衣时,梦中的世界崩塌了,旋转着融入了黑暗。李灏意识到自己正向下坠落着,坠落向一片深渊,但仍是伸长着手臂,或许是要抓住那白衣人作为救命稻草,又或许是要拉着他的白色梦魇同归于尽。但他抓到的确不是什么白衣,却是一张卡片。那是一张居民身份证,上面赫然写着一个人的名字——王守。李灏尖叫起来,他意识到,在这深渊尽头等待他的,绝非梦醒,而是死亡的结局。他终于看到了那白衣人的脸,他看到自己正一身白衣凝望着在坠落中的人。

次日,富翁李灏猝死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他的生平也被疯狂的媒体挖出。在某个办公室里,一位医生看着李灏死亡的新闻漠然一笑。李灏,原名王守。数十年前,王守经营着一个即将倒闭的公司,每天为了生存弯腰陪笑。偏偏是那一年传染病大规模爆发,而王守也偏偏趁机买断大量口罩及药物,又高价倒卖出去,竟因此发家致富。这几年里,谁知道他又用那些钱做本金干了什么肮脏勾当?或许是为了掩盖过去,又或许是怕人知道他以前的卑微,他就此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了当地有名的富翁。

王守,这一个守字或许正是提醒他要守住自己的良心。只可惜他丢弃了这名字,也丢弃了良心,有此结局,也当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邢众妍 19级8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