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灰尘》

                我要投稿
李 京 于 下午10:19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30

晚上时男人端了一碗小馄饨进来。他按了门边的开关,于是屋内的一切都一览无余。

男人没在晚上来过这里。或者说,除却偶尔心情好的“投食”外,他基本不怎么下到这里来,只是也会有几次小例外。男人把一面桌子拉到叶乔面前,解开叶乔手腕上的绳结,像他往常做的一样——只是看着她。

对视。相顾无言。

叶乔拒绝吃下这一碗馄饨。她看着白瓷盛着的淡色的汤,浮在表面的紫菜上浮了一层油星,白瓷碗上方氤氲着热气,照亮了空气中漂浮的灰尘,不远处男人的身影绰绰约约,像是透过了一层厚厚的毛玻璃。这让她想到浴室里的毛玻璃,同样氤氲的水蒸气,门外的人仿若游蛇,在长毛地摊上留下一道黏腻的痕迹。

他对她说:“吃吧。可以达到的都答应你。”

“……真的?”

“嗯,真的。”

“我想要出去。”

“可以。”男人答道,用脚轻点木质的地板。

叶乔狼吞虎咽,不经咀嚼地将一切都咽下去。浅色的汤,浮浮沉沉的紫菜与虾米,面皮里包裹着的馅料,不论是什么,她都将它们一股脑的咽了下去。

“我可以走了吗?”叶乔身体向前倾,椅子在地板上划过一道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只说要带你出去逛逛不是吗?”男人对她笑,“你今天很不乖哦,所以今天不可以出去玩。”说完站起身,揉了揉叶乔的头发。

“那……那什么时候可以,可以放开我呢?”她抬头向上往,手腕上被捆绑留下的痕迹已经变成了紫色,甚至流了血。

“只要你乖就可以哦。”男人笑着回答她,俯身看着叶乔的眼睛。

四目相对。该死的水滴仍然拍打着墙角绿色的苔。

岩浆终将与携洋流一道奔走,砖石将一同变得火热而热情。32只小兽遇见另外32只小兽,张开翅膀轻轻撞击,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宽大的叶子因风的促使纠缠在一起,不时就下起了雨来。

果真好天气。

快到傍晚时,男人下到这里来。他遮住叶乔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的手让她好坐在副驾上,低下头专心的为叶乔系好安全带。夕阳洒了一大片,像是地上打翻的一杯番茄汁。他开启引擎,车内安静的只剩叶乔不均匀的呼吸声,男人侧头看她一眼,笑了一下后扯下了叶乔眼睛上的布条。

和他处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让叶乔感到局促不安,松开了绳结的四肢至今还在泛着疼痛,叶乔看着窗外绮丽的晚霞,思绪一点点散漫开。她打开右侧的窗户,呼吸着异地的熟悉的空气,风被鼓进车厢内,吹散了叶乔的长发。

男人说一会儿要去买咖啡,希望她可以乖乖地等他回来。叶乔点点头,看着远方一点点升高的天空的边际线与掠过车窗的树,整个人随着思绪而分散,没有了边界。

……

“……二十分钟,你相不相信,亲爱的小兔子已经逃走了呢?”男人坐在咖啡店内的圆桌上,右手拿着笔记本记录着写什么,一边和电话对面的人说话。

“她毕竟是高材生,应该不会这么蠢吧,虽然你给她留下钥匙也实在是挺蠢。”电话那头的人开始笑起来,“但陷入绝望的人通常看到亮光还是会攥取,不是吗?”

“哈,是啊。总是去追求那些看起来可行的计划,却忘了自己处在迷宫。不过,越聪明,越没有好下场啊,不是吗?”

……

四周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垃圾的臭味。她就躲在这一寸小小的地方,期待着前面的人千万不要回头看。

男人拿着手里的咖啡杯,歪了歪头。轻笑一下,紧接着吹起了口哨。皮鞋踩在地面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与男人吹出的口哨交织在了一起。这是野兽捕猎前的游戏,亦然,也是被捕者与野兽最宏大的一场心理战。叶乔躲在垃圾桶后面,凭借周围的几个大袋垃圾遮挡住自己娇小的身躯,屏住呼吸,静静地听外面的声响。

晚霞依然消退,换上来的是浓墨的黑。如墨汁般粘稠的液体顺着天地的边际线滴落而下,将本棕色的树干染为黑色,像是被烧焦的遗骸。

终于,一切消失于寂静。叶乔揉揉脚腕,盯着手腕上的红痕决定先找到安全的地方后再盘算以后的事情。她站起来,刚准备抬步时。

“你好啊,亲爱的小兔子。”男人站在她身后,似笑非笑。

四周无声。刀锋闪光。

回去的路上男人一直没说话。车窗没关,大股大股的风从车窗鼓进来,扼住了叶乔的喉咙。

真正的恐惧永远是未知,正如你不知脚下的哪一块石头是前往异世界的按钮,风中的轻吟又是否是恶魔在耳畔的低语。一切的未知,都是恐惧。

她早该想到。她看着树梢上向下滴了一地的墨想。钥匙是饵,她是池塘里最蠢的一条鱼,只要钓竿轻轻转,她就扑上去,用雪白的脖颈咬住闪着银光的钩。但长达十几天的独处与完全的封闭已经让她来不及思考这些了,理智的天平已然不受控制,倾倒在“只要有一线机会也要去试”的癫狂面前。

男人将她送回地下室,什么都没说。被蒙住的眼睛感受不到一丝光明,或许这里本就是黑暗的世界。她已经分不清了。左?还是右?黑?或者白?但什么是黑,什么又是白呢?男人重新将她绑回椅子上,站在她的身后为她的手腕打最后一个结。粗糙的绳子在这一寸皮肤上留下了可怖的伤痕,之前的伤口还来不及结痂,但新长出的皮肤组织就又要被迫受到新一轮的残害。

“可不可以不绑我?手腕,好像要断掉了。”叶乔吸着半口气,忍受着摩擦而带来的疼痛。

“闭嘴。”男人说着,手下又将绳子紧了紧。“小兔子,我现在很生气哦。你觉得这种条件,你用什么样的价码和我谈呢?”男人闪到她面前,半微笑,眼睛没有焦距,空荡荡的在叶乔的脸上停留。

很多天。男人没来过。她想,也许是很多天。人类不喝水七天就会死,那么一定没有七天。又或许……昨天下午有人来过吗?是谁,是谁放了一碗馄饨在她的面前?空旷的房间只有两只活物,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墙角疯狂蔓延生长的苔。只有她的呼吸声,只剩水滴拍打黏腻的苔。

“你相不相信,人是可以被驯养的?”男人站在门旁,靠着墙打电话,手里还拿着上次的那本手札。

“那我提前预祝你,万事成功啊。”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笑。

男人按断电话,在手札上写道:“百分之八,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最好的猎物。”

他转开把手,站在叶乔后面。用手托住叶乔的两颊,他说:“我本来,想要砍掉你一双手。”俯下身,轻触她的耳垂,“但我有点后悔。拿着枪的一双手啊,我有一点不舍得。所以,不如我们从脚开始玩起吧。”

叶乔在听到门的声音后脑子就绷紧了弦,在他触碰到她的时候更忍不住轻轻地颤抖。她听着他的话,握起双拳,屏住呼吸颤抖着。终于在“不舍得”三个字后放松下来。

但终于还是将脚蜷在了椅子下。

“哈。骗你的哦。”他弯弯眼睛,继而说道:“不过惩罚,我们当然也跑不掉。”

没有食物。也许要比失去一部分身体来的划算一些,她想。

当胃中的火团顺着食道爬行至喉管,又从喉管向上蔓延时,这种痛感往往如被蚁群吞噬掉一样。这簇火好像已经燃烧到了叶乔的每一根神经,温柔的舔舐着她脑中最紧绷那一根弦。

男人会常常到这里,半斜着身子微笑着看她。虽然如游蛇一般的眼神还是往前一样,但好歹巨大的孤独不会在此刻与火团一起摧残着她的神经。

她有的时候会突然觉得,“其实这个男人,对自己也很好。”

只要不是不乖就可以安安分分地待在这里,偶尔可以逃开这些麻绳的桎梏,只看着那些浮在空气中的颗粒发呆。虽然男人每次都好像很凶的样子,但其实嘴角也永远带着笑,会温温柔柔的讲话。不喜欢暴力解决问题,所以有时会和她讲道理,说是哄,当然也不为过。这哪是雪原中亮着碧绿眼睛的狼,分明是涉世未深的小狗对着主人呲牙。

这样想,男人好像也很可爱啊。叶乔又摇摇头,无论如何,他只是一个绑架犯,随时有可能将她大卸八块堆在墙角。

这样的小惩罚并没有持续几天。过了不久,男人就给她松开了手臂,让她自己吃饭。

叶乔偶尔会得寸进尺,看着男人的脸色开一些玩笑,看到男人冷掉的脸又立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已经摸索出了生存在这里的取经之道。

只要男人开心,一切就都万事大吉。如若他的逆鳞被触碰,她也会随之死得很惨。但不得不说的是,在他将生气的那一刹那停手又是真的有趣,或许,是因为人类总喜欢在悬崖边跳舞吧。

……

郑处那边终于觉察出了关于叶乔的不对劲。

叶乔常散步的那条路的附近有着监控录像,但很奇怪的是,它们没有呈现出任何的异常。反倒像是那一晚,或者说那几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乔就好像是胡中的一滴水,蒸发得无影无踪。

这个小小的城,要把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女人带出去绝不可能,同时,把她藏匿在人潮拥挤的小城中也绝非易事。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城。

中心的楼宇往往高的吓人,城市边缘废弃的工厂却依然破破烂烂。年岁已久的铁皮上生出红色的锈迹,斑斑驳驳,大厦高层的双侧玻璃反射着耀眼的光。

周坠常常想,这像是两个城市。从城中不知某处的界限一份两半,一半拥有绝对的繁华与喧嚣,另一半则充斥着死寂与荒凉。

郑处皱了皱眉说:“我们先从那一片工厂开始查起。”

陆停跑去准备需要带的设备。周坠坐在椅子上,看着那晚的监控录像。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这可不是科技3A大片,有不小心落到地球上的外星人。她只觉得,这个案子并不那样的简单。

……

叶乔还是坐在这张椅子上。但显然,她的处境已经比前几日好的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绳结到两个,再到可以自由地在房间里走动,她费了很多心思。她不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她看到了那些墙上的斑驳,那是货真价实的鲜血。桌子上的咖啡早已腐烂变质,弥漫着丝丝臭味。

叶乔已经深谙与男人相处的门道了。再奇怪的人也一定会有规律可循,不是吗?于是她觉得不再挑战男人的底线,专心地在这一方寸地方找寻出去的机会。

男人蹲在那里,敲击手下的一小根钉子。这些床板已经送到很久了,他只是没有想到这样快,这样快的去使用它们。他原以为她要多吃些苦头才能真正的听话,他也知道,叶乔是不可能现在就一心归顺的。但毕竟是小孩子,如果你不陪他们玩,他们要怎样去消磨这些时间呢?想到这里,男人笑了起来。

……

工厂的前几天搜寻都以失败告终。这实在是一个太大的厂子,在过去的五六十年中一直轰轰隆隆的运转着。信息时代后它被取代,于是便停在这里,留在城市的边缘,像是从没出现一样。

周坠站在二楼的窗边,心里感到很无力。叶乔,从大学时代起就一直是她的好友的人,突然像水滴一样人间蒸发了。她无法理解叶乔莫名其妙的失踪,也对接下来的侦查感到穷途末路。这一整个城市,面积并不大,但也足够他们忙活好几天了。

陆停一直在东侧的厂房中穿梭,并没有发现一丁点蛛丝马迹。“真的很让人烦恼啊。”他突然说。

“你说得对。”男人说。

男人看向叶乔,这个人最近猝然转变的态度让他应接不暇,甚至有些彷徨失措。男人很奇怪。他看起来像是没有工作的无业游民,因为他一个月中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待在家里,之前是待在楼上,现在,他越来越喜欢到这里来。

他偶尔坐在窗边,什么也不干,就只是看着她。四周一切都静悄悄的。男人会突然站起来,在叶乔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他带来的那盆兰草因为光线不足而死掉了,就在桌子上一直保持着枯萎状态。

很难说叶乔本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感受。她一直是一个随和的人,也很能理解随遇而安的含义。在这些天里,她觉得这间小小的地下室也没有什么不好,除了光线差之外。面前的男人也没什么不好。好像一切都是这样,明明应该厌恨极致的事物却在时间的推移中逐渐变得平淡,融在了水一样的生活里。

“你为什么要绑我?”叶乔问。

“……”男人看着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不。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是‘绑’,把我这样放在地下室里面。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我……”男人顿了顿,像是难以启齿的样子。“我只是想要看看,别人被绑在椅子上的样子。但之前的他们,都太吵了。我最受不了别人吵吵闹闹,也受不了他们在我眼睛下面搞小把戏。那么,不如让他们消失吧。”

他又说,“很难说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朋友喜欢吃糖。一切看起来都是顺理成章。或许我对这种有情结……?怎么样,小兔子。这是你想要的答案吗?”

叶乔不想说话。

但她觉得,面前这个人收起獠牙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小兔子。”细细品味也许还能品出点糖的甜。

也许她不愿面对。但她确实,爱上了这个人。

这种爱与青春期的海誓山盟没有半点关系,一切都多了那么点……顺理成章。如果日子可以永远停滞在这里,好像也不错。她又觉得,自己像是那盆兰草,已经和阳光纠缠在了一起。

……

周坠最近有一个新发现。这段监控的左下有一个身影,一秒后就消失了。她在想,这段视频会不会是剪辑过的。但她又觉得很荒谬。绑架犯夜游警察局改监控……?这听起来就很离谱。她把录像带给技术科的同事后就坐在椅子上发呆。

陆停拍了拍她,递给她一杯摩卡。“不要担心,一定可以找到的。乔乔这么强对吧?”

“我只希望是这样。千万不要有什么变故。乔乔本来就是很可怜的人,她家对她不是很好,乔乔高考前很拼命才上了警校,然后才又到这里来当刑警。女孩子,本来就很难,更何况是几乎门门专业技术拿第一呢。”

“哎……”陆停叹了口气。

“天不遂人愿,你知道的。但是总会转运。乔乔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会冲出一线生机。我相信她可以。”

“嗯。我去技术部了。”周坠咽了口咖啡,站起来去找技术部的同事。

陆停返回自己的桌前,什么都没说,从脚下拽出一个箱子,开始看他们搜集到的一些证据。

他在纸上写下一个字:“许。”然后顿顿笔尖,把它划掉了。

……

叶乔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被绑架的对象。她有时会在得到许可的情况下噔噔噔跑上楼去,尽管楼上也几乎什么都没有。楼上的窗帘全是拉着的,男人就站在身后。叶乔只是窝进沙发里,去看桌上摆的一些书籍。

男人会去做饭,然后她会再跑回楼下。她坐在客厅,透过厨房门上的玻璃看他的时候想:“这个地方,好像有了家的味道。”

日复一日。

叶乔开始笑。对她来讲,这样的生活很满足。因为几乎她想要的,都可以得到。

男人站在卧室,给那个人打电话。

“百分之八,她果然是最完美的一个。人类,果然是可以被驯服的。”男人有些激动。

“恭喜啊。”那人答到。

“我现在只希望你,那天有蒙着你的脸。”那人接着说,“这种事情上,我不会帮你的。”

“我明白。这种无意间捡到奇珍异宝的感觉真的极为愉快。”

……

叶乔站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男人扔了一个抱枕。男人看了她一眼,叶乔吐吐舌头,安分坐下。男人笑笑,不说话,把她抱起来放在窗台,明艳的像一朵天竺葵。

日子一天天的过。有人掰着手指战战兢兢地过,有人轻松自在自由闲适地过。但无论哪种过法,时间一长就会感到厌倦。

这是叶乔住进来的第几天,他已经记不清了。

他不再给予叶乔出门的机会。因为他很清楚,她不敢。

叶乔确实不敢。倒不如这样说,她是不想。她的生活在此刻过得十分幸福而美好,只要乖乖地待在这里,好像一切都不用担心。男人看起来也像是她生命中的一道光。

光这种事物总是美好的,它总吞噬黑暗,在太阳下自由的发光。

男人想,要不要放她走。这样可爱而珍贵的人,他舍不得。但他也实在从这样的生活里感到十足的厌倦。他揉揉叶乔的头发,什么都不说,毛衣有静电,从男人的角度看,叶乔好像一只刺猬。

他笑笑,揉了揉鼻梁。

孙雨萌 19级十六班

    匿名说道:

    啊啊啊啊啊小咖啡冲啊!!

    匿名说道:

    写的太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