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灰尘》

                我要投稿
ChangAn 于 下午7:47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9

几天了,几点钟了,那个男人呢?

叶乔睁开眼睛思考着这些问题,两滴汗顺着她的脖颈落到地下。房间空旷,向上延伸的墙的尽头开了一扇小小的窗,偶有几丝光线透过空洞射进房间,透过窗看上去只能看到木质的楼梯,四周没有响声。房间角落长了些许青苔,地板斑驳,有暗红的喷溅状液体。这就是叶乔近几天得到的全部信息。

“看来这是个地下室。”叶乔想。

绑架叶乔的男人鲜少露面,但看起来学历不浅。“执行绳。警察?”叶乔低头,除却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外,她再也没有精力去想些别的了。在内心深处,一部分叶乔早已开始崩溃,她已经被绑在这里不知几天,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那扇小小的窗,再冷静的人也会被这种情景逼疯。

明明只是下楼透口气,觉得小路更幽静,却没想到会被绑架的叶乔真的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差到爆棚。只有这一天没带任何通讯设备下楼,没有带任何防身器具,偏偏也就在这一天能遇到歹徒。“我的运气啊……”叶乔稍稍叹了口气。

一阵口哨声传来,紧接着是皮鞋踏在木质地板的声音。口哨声越来越近,叶乔听见门锁转开的声音,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男人似乎很愉悦地吹完了曲子,将门关上了。叶乔保持着低头的动作,没有动,手腕及肩胛传来的剧痛使她皱了皱眉。男人站在叶乔的正对面,挡住了那扇小小的窗射出的全部光芒,这些光反而将男人的身影拉长,投射在叶乔背后的地板上。叶乔看着突然变为黑暗的地板与男人大衣的一角。

大衣,西裤,皮鞋。

“抬头。”男人这样说道。

叶乔没有任何动作。

“我说,抬头。”男人再一次开口,见叶乔还是没有动作,上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叶乔死死盯住男人大衣的一角,只有光洁的下巴从黑暗中逃离出境。“跟你讲什么听不到吗?”男人轻笑一下,松了手。“我发誓,你不会想得罪我的。”说着,男人将手中的咖啡放在房间角落的桌子上,走到叶乔身后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和叶乔的眼睛保持着平视。

叶乔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果然,男人蒙了面。反侦查意识很强。有前科?或者,有过训练?叶乔这样想。“你……这是哪儿?”几天未曾喝水,喉咙极为干哑,虽然已经极力保持冷静,但是她话中的颤抖还是暴露了叶乔此刻的恐惧。“嗯……为什么你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通常不应该是‘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这种问题吗?”男人看着叶乔,将腿叠放在一起,极为放松的样子。“还有,怎么这么冷静啊。你看,上一个坐在这张椅子上的大叔被吓得屁滚尿流,说了一堆要把他全部的钱都给我让我放了他之类的蠢话。亲爱的小兔子,你很特殊啊。”说完,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要怎么才能放我走。”叶乔避开男人提出的所有问题,直了且当的问。“嗯?这句倒是和他们差不多嘛。或者你们是只会说这么几句吗?比如求求你放了我之类的……?趁你还没问出来‘要多少钱才能放了我’的这种实在蠢到不行的问题,提前告诉你,我不想要你的钱,所以你心里那颗想让我放了你的心也尽早吞进肚子。”男人看了一眼叶乔,放下交叠在一起的腿,走出了房间。

精疲力尽。明明是还算轻松的对话,却没想到耗费了如此多的力气。叶乔看着桌子上被遗弃的那杯咖啡,那是屋内唯一被阳光照耀的事物,但也沾染着罪恶的颜色。

一切都隐蔽在黑暗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黑暗。要想看到光,要有灰尘才行。

“早上好啊。”

“嗯……嗯嗯嗯,早啊。”陆停从桌子上起来,看见来人揉了揉眼睛。

“怎么在这睡啊,没回家?”周坠把吐司扔在桌子上,一边喝咖啡一边整理桌子上如山一样的文件,她倚着身后的办公桌,百无聊赖地看着陆停揉眼睛。

“哎……别提了。这几天回家路上总能遇到死猫,看见心里就不舒服,租的房子可能也老了,半夜经常有水滴滴滴答答的声音。反正在家睡不着,昨晚又刚好忙,就直接睡这儿了。”陆停窝在办公椅上,尽全力把自己陷进去,但又好像是瘫在了椅子上的纸片人。

周坠看着他,耸了耸肩,低头啃她那两块吐司。“诶,说起来,乔乔没和你们一起?昨晚给她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以为她和你们在一起赶案子……”“没有啊,你忘了?叶乔休假啊。再说了,我这么猛,怎么可能会让她一个女生在这里通宵啊。”陆停保持着摊的姿势,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说罢,直起腰,把手按在了眼睛上。

“哦?那倒是真说不准。”周坠忍着笑,说道,“去年比赛,是哪个小朋友被乔乔打到求饶来着……?”“啊啊啊啊啊啊!周姐我要杀了你!”陆停跑到周坠面前,虚掐住她的脖子,一面咬着牙。“哈哈哈哈哈……”周坠去打开他的手,笑个不停。

“别打了。”

“郑处好。”“郑处好。”周坠和陆停齐齐看向门口,看清来人后马上正经了些。

“你们能不能成熟一点啊?啊?多大了还打打闹闹。对了,叶乔呢?”被称为郑处的男人看着眼前这对刚才扭打在一起的人,虽然语气很严厉,但眼神中还是带着些慈爱。

“不知道。”江停说。“说起来啊……叶姐不会睡过了吧。哈哈哈哈哈……”看到郑处严肃的脸,他马上正经了几分,“她应该马上就到了吧,或者,又请假了?她上次来是什么时候?八天前?”

“行。我知道了,我一会儿给她打电话。总这么休假也不行啊,况且也不和我说一声。哎……小叶也要被你们两个带坏了。赶紧工作啊你们两个!”男人点点他俩的头,转身进了办公室。

“……好~的~郑~处。”

……

此时。

叶乔睁开眼。

眼前是窗外打下来的一束光,以及不变的黑暗,不间断的水滴落下,拍打在墙角滴答作响。叶乔动了动,试图想削减一下来源于身体各处的麻木。“这不是梦。”叶乔意识到,手腕被紧缚而传来的痛感同样提醒着她。

即使每天都做相同的噩梦,醒来后的生活依然比噩梦还要可怖。叶乔抬起头,想要松弛一下颈部的肌肉,却看到男人半坐在没有窗的阳台上。他头上是那小小的一束光照进来的地方,男人坐在黑暗里,却完完全全沉浸在黑暗中。他好像,一直属于这片黑暗。

男人眯着眼看她,屈起的膝盖与右手臂遮住他的大半张脸,只有一只眼睛暴露在阳光之下。左手持刀,不时很不耐烦地轻转一下,他就这样看着叶乔,然后歪了歪头,阳光忽的一下照亮了他的两只眼睛。这让叶乔想到高中时拍的一张很艺术的照片,阳光也是这样斜斜地照下来,划在同伴的脸上。叶乔想到同伴琥珀色的瞳孔,但她又忽然惊醒:这已经不是高中时代了。

男人就这样看着她,什么也不说。叶乔也这样看着男人,很不安的在背后攥紧手指,又把它们分开。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有一束阳光在两人中间肆无忌惮的交谈,只有水管在滴滴答答。

男人将刀放下并从阳台上下来,走近叶乔,看着她的眼睛。他低头,将整张脸都暴露在叶乔面前,看着叶乔颤抖的肩膀,又很耐心地观赏叶乔颤抖的睫毛与嘴唇。

岩浆触了冰冷的墙,试图在冰冷之上印下热的诗歌,这墙不理会岩浆的炙热,却与它共同沉沦,变成海的颜色。岩浆闯入砖瓦的每一个缝隙,掠夺每一度冰冷,攥取每一分属于砖瓦的水的冷静。终于,岩浆将砖瓦攻破,携着每一块碎石,一起向洋流奔去。

周遭的空气都要湿润几分。男人像是突然好心情,又开始笑。眼睛弯弯。

说实话,以男人的长相,叶乔走在路上也不会觉得这个人是绑架犯,反而会觉得是非常善良的人。他好像总能看透你,又在暗处给予你你想要的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乐善好施的样子。叶乔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仰着头看着站起身的男人。男人用手指轻轻摩挲嘴唇,眼睛就这么直愣愣地向下看叶乔。

“很好的回忆。”他说。然后笑了起来。

“你要多少钱?”叶乔看着他。“嘘……亲爱的小兔子。我上次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要说这样的话。”男人看向别处,将手指放在嘴唇上,轻闭了闭眼。“你放了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我也不会报警。只要你放我走。”

叶乔真的忍不住了。这么多天一直待在地下室里,能看到的活物只有随意爬行的小虫。她突然感到很想哭,那种五岁的嚎啕大哭。可明明并没有很委屈,她却在温柔的回忆里红了眼眶。

“闭嘴!说了不要和我讲这么……这么……恶心的话!”男人被触了逆鳞般,暴怒。他解开叶乔背后的一个绳结,将她从椅子上脱离下来。可他又说:“别哭……别哭。”他看着她的眼泪,拿指腹抹去几滴泪水,像是很温柔地安慰着的样子。

“你放我走!我求求你,你放我走!”“闭嘴!闭嘴!不要再说了!”男人拽起叶乔的头发,拖着她向前走,突然一把将她的头按在盥洗池中。叶乔从来不知道在房间的角落还有盥洗池,也不知道盥洗池中装满了冰冷的水。

“我和你说了,不要让我生气。你当然不会报警,因为你就是啊。是吧小警察?”男人的声音通过水传到叶乔的耳朵里,总有一些隔世的感觉。叶乔奋力地挣扎,也试图用未被捆绑的双脚踢男人,可惜都一一被躲过了。

他将她提起来,看着她满脸的水与被打湿的发绺,没有表情地把她扔回凳子上。“咳咳咳……咳咳。”叶乔不住的大咳,好像要把全身的脏器都含在嘴里吐出来。

男人很耐心地将她身上的绳结又逐一绑好,又不忘将腿也绑在椅子的两脚上,然后他很温柔地对她说:“不要不乖哦。晚上想吃什么?”没有得到答案他也好像毫不介意,反而很无所谓的样子,然后走出了房间。

属于地狱的,只有恶魔。

孙雨萌 19级十六班

    活 悦说道:

    太强了

    吾系小可爱说道:

    为什么你的名字是蓝的,啊啊啊竟然能点进去!!!爱了爱了

    匿名说道:

    给萌萌打call!!

    匿名说道:

    ? ?

    匿名说道:

    膜拜带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