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偶像——钟南山

                我要投稿
ChangAn 于 下午7:35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9

在居家隔离的这些天里,我通过电视、电脑和手机,一遍遍和一个人的名字相遇:

他,就是84岁的老院士钟南山。

我主动上网搜索17年前,我们国家经历的另一场白色恐怖——非典。

那时候,67岁的钟南山院士依然奔赴一线抢救患者、危急险情说出真相的那个老人。我开始对这个穿着白大褂、操着南方口音的老人心怀崇拜。在这种敬佩的驱使下,我第一次去了解“病毒”这个弥漫着恐慌和灾祸的词汇。不管是可怕的病毒,还是携带病毒的野生动物,都比人类有着更漫长的历史和更坚韧的生命。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自私到为所欲为,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否则会得到生命链上其他物种的报复和惩罚。这是偶像和知识,通过这场疫情,教给我的敬畏。

天天宅在家里,在听到开学延迟的消息后,曾经渴望假期能无限延长的我,流露出失望的忧伤……1月28日那天,看到了钟南山院士接受新华社的采访。采访中,钟南山院士说,疫情7到10天后会达到顶峰,但不会再大规模爆发;新冠病毒来源于蝙蝠,但如何通过中间贮主传染给人,还没有定论;为了保护自己和别人,每个人都不要到处乱跑,因为没有特效药……而钟南山院士讲到,一个学生告诉他,封城后的武汉,很多人打开家里的窗户,唱起国歌遥遥相望,给彼此打气和加油时,他眼圈红红的,差点掉下眼泪。这些人,是封城后高唱国歌相互加油的武汉人,是穿着防护服和成人尿不湿,与病魔赛跑的一线医生,是丢下自家父母、爱人和孩子,悄悄报名驰援武汉的救援队员,是公交停运后自发组织起来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

宅在家中这些日子里,不仅仅认识了出生于医学世家、毕业于北京医学院、曾在英国进修的院士钟南山,而且认识了从赤脚医生,一路苦读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学专家的李兰娟。认识了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那个获得复旦大学博士学位,并先后在香港和美国进修,成为博士后的医学学霸。还认识了,那些为了救人把自己包裹成粽子一般的医护人员,怎么用专业知识和牺牲奉献,将疫情拦截在医院里,将我们隔离在安全中。

还认识到,是那些专业的记者,深入疫区报道,我们才看到真实的疫情;是那些专家的解答,提供了权威答案,我们才从恐慌一点点变得淡定;是那些专业的工作人员,重返各自的岗位,昼夜加班,忙个不停,才有了武汉新建的医院、补充的物资、痊愈的奇迹,也有了全国更多城市远程的办公,远程会诊,线上的课程……

如果没有人在灾难战争发生时,替我们负重前行,就很难谈什么岁月静好。而这,也是疫情当头,以钟南山为代表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成为全民偶像,而所有电影档期和娱乐明星都要退居其后的原因:平安祥和的国家,人们才有资格看娱乐八卦。

愿少年的你,珍藏。

愿更多的少年,创造并拥有更好的中国。

张文涛 19级十六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