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居注·邢畅列传》

                我要投稿
OrangeYou 于 下午7:48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4

邢畅传

吾友畅,年十六矣,性爱游戏,善绘。昔者学于一室,而今相隔,遂难相见。 高一正乃吾生得意时也,幸有畅。 昔者,约而入信息部,已一度春秋矣。志同道合,是以为友,乐在其中矣。如今既去,怏怏然若有所失。 暇日尚余,尝相与商赛。公司名“暴雷”,畅与我资而成影片,为广告,呕心沥血。然成绩平平,余不以为意。 二人每会,袒肺腑言,须尽欢而散。然则畅见女子,常言梗于喉。 吾与畅之事,非言能尽也,所知者独吾心也。 然今者万事皆废,唯追忆兮。 欲以白话文记畅之事,静夜独思,泪湿沾巾,犹记诗曰:“我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年少辈,数十余骑相从。”乐哉!乐哉?


译文:

我的朋友邢畅,十六岁了,生性喜爱玩游戏,擅长绘画。以前在一个画室学习,但是现在相隔很远,难以相见。 高一正好是我意气风发的时候,幸好有邢畅。 以前,我们相约进入信息部,已经一年多了。因为志同道合所以把他当做朋友,乐在其中。现在他离开了,我不开心像失去了什么似的。 放假的时候,曾经和我一起参加商赛,公司的名字叫“暴雷”,邢畅和我付出精力做成影片,做广告,付出了全部心血。然而成绩却很平凡,我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我们两个人每次相遇,敞开心扉聊天,要非常开心才分别。然而邢畅看到女生,经常不知道怎么说话。 我和邢畅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知道的人只有我的心。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能追忆过往。 我想用白话文记录邢畅的事,在安静的夜晚独自回忆,泪水沾湿了我的枕头,还记得诗中说:“我昔在乡里,骑马快如龙,与年少辈,数十余骑相从。”哎,快乐啊,快乐啊。

吴柄玮 高二7班

依然是连载中的《起居注》系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