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柯南同人文②》

                我要投稿
Mr.Zhang 于 下午12:54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7

.带上手套,穿上鞋套,翻过黄色的警戒线,平次带着柯南和小哀进入了案发现场。客厅中央白色粉笔勾勒的人体轮廓清晰可见,木屑与玻璃渣散落一地,屋内的家具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柯南在轮廓旁蹲下,拾起地上的一片玻璃,仔细地观察着:“服部,你是说凶手是从死者的卧室破窗而入,一路追到客厅将其杀害的吗?”“是啊,房间内有明显的打斗痕迹,难以想象受害者生前究竟经历了什么。”服部抚摸着书柜上的划痕,各种各样的书籍散落了一地。“啊啦,这里可是13层呢,要想从这里破窗而入,除非凶手长了翅膀。”灰原整理着地上散落的书籍,捡起一其中的一本,向柯南和服部展示着。“《古堡惊情》?!我记得这本书是写德古拉伯爵的故事啊。”服部弯下腰,眯着眼盯着这本书。德古拉伯爵……欧洲传说中的那个吸血鬼吗……柯南思考着,放下手中的玻璃片,站了起来。“服部,第四份死者的资料里都记了些什么?”服部掏出手机,念着警察本部传给他的资料:“宫水和雅,21岁,京都大学的在校生,假期期间在这附近的花店打工,一个人租住在这间公寓内,死亡时间为8月9日凌晨一点左右,尸体身上有多处擦伤,应该是在躲避凶手的时候受的伤,体内的血液依然是几近被抽干的,而且脖颈处也有两个孔状伤口。也就是说,这位受害者依然……”平次把手机放回口袋,看着柯南和小哀:“……死因不明。”柯南皱起眉头,屋内的财物没有丢失,难道凶手真的只是享受杀人的乐趣吗?可又怎么做到不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作案的凶器都没有。可恶啊,这个案子疑点太多,而线索太少了。小哀走到卧室的窗边,向窗外巴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线索,她一边探索着一边发问:“服部,这些玻璃残片都做过血迹反应了吗?如果凶手真的是破窗而入,那么也一定会受伤的。”“啊,小姐姐还真是考虑得周全呢,不过很可惜,除了少许受害者的血迹,并没有其他的东西。”服部无奈地摇摇头。“那么就带我们去警视厅里面调查一下吧,服部。”柯南推了推眼镜,可以了解的线索也就这些,他们三人已经没有留在这个地方的必要了。 三人来到警察本部,小哀便去实验室对法医所提取到的“可疑物”进行调查研究了。当然,警察本部里的人们都在纷纷议论着江户川与灰原的到来。这两位天才初中生参与侦破的案件不计其数,在整个日本警界两人也是小有名气,不由得令其他警察佩服。柯南与平次在他的办公室里对目前已知的线索正做着总结,四名受害者的相片与资料整齐地贴在白板上。“目前四名受害者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其共同特征仅仅为独居或独自出行的女性……”柯南看着第三名受害者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留着活泼的黑色短发,她的眼瞳是棕色的,笑容十分可人。才17岁……在这样的豆蔻年华却惨遭杀害,自己刚刚成为柯南的时候刚好和她同岁。可恶啊,柯南心想着,他十分同情这位年轻的受害者,但人死不能复生。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避免更多这样的惨剧发生。平次站在一旁补充着:“凶手应该是在跟踪或尾随受害者一定时间,掌握了其一定的出行规律以后行凶的。凶手的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都不明确……”说着,两人都陷入了沉思。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灰原抱着电脑走了进来。 “工藤,服部,你们一起来看看。”小哀的脸色有些阴沉,柯南和平次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凑过来。小哀在键盘上飞速地敲打着:“法医从尸体的孔状伤口处提取出的活体细胞,它们被一种病毒感染了。”“啊?”平次和柯南互相对视,皱起了眉头。小哀继续解释着:“这种病毒大大增强了细胞的自我修复能力,但是导致其中的铁元素大量稀缺——也就是说,被感染的个体必须靠吸血来补充铁元素。而且这种病毒自身具有很强大的毒性,通过血液传播,一般会直接杀死宿主,但不排除极少数个体因为特殊原因幸存的可能。索性的是,紫外线能有效地杀死这种病毒,但被感染的个体也会死亡。”柯南的平次听到小哀的话,不禁头皮发麻……这……不就是吸血鬼吗??!“而且,我把这份病毒的资料与之前保留的组织研发的生化产品进行比对,发现了相同的数据。V-666,组织于1993年开始研发的病毒,用于强化人体机能,减缓衰老。实验过程中出现严重失误,病毒引起细胞不可逆的突变反应,第一例人体实验失败。项目于1996年被叫停,唯一的人体实验者被组织高层隐藏,下落不明。”听到这里,柯南与平次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实。灰原焦虑地看着柯南:“工藤,你还记得7月18日凌晨的那起爆炸事故吗?”“嗯,怎么了,灰原?”“我记得……爆炸的地点是大阪城郊的一处废弃实验室。如果那里就是当年组织隐藏实验体的地方……说不定爆炸是那名感染者苏醒后为了逃出那里而制造的。”“灰原……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第一起命案可就发生7月18日的晚间。”“我是认真的,工藤!”灰原注视着江户川的眼睛:“如果说第一起命案是那名感染者碰巧遇到独自上夜班的村上女士并将其杀害,那么后面几起案件……”灰原一边说着一边在电脑上罗列出受害者的死亡时间:“村上结衣 7月18日晚十一点左右,藤井夏希 7月26日凌晨一点左右, 中田美子 8月1日晚十点左右,宫水和雅 8月9日凌晨一点左右。如果将凌晨时发生的案件归到前一天晚上十一点钟,那么每起案件相隔的时间就是七天。 ”灰原停顿了一下,紧张地看着江户川:“如果真的像我所说的那样……那么凶手…不,那个感染者,只是在觅食罢了……” 江户川柯南和服部平次两人被灰原哀的这一番话惊得直冒冷汗,当了这么多年侦探,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平次还是不敢相信:“喂喂……小姐姐,你可别吓唬我……”“对了,服部”柯南打断了他:“你昨天不是收到了一封委托函,要求你调查一个灵异事件吗?”平次还是没有从刚刚的惊慌中缓过神来:“啊啊,对了,是有这么一件事。”他尴尬地挠挠头:“委托人叫任田慧英,今年25岁,目前一个人居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小出租屋内,信里说她家的玻璃窗总是无缘无故的留下奇怪地痕迹,并且晚上回家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跟踪……哦!原来如此!”平次恍然大悟,柯南看着平次,自信的笑着:“先不管灰原所说的这一切是否只是巧合,但按照凶手的作案规律,这位任田小姐八成已经被凶手列为下一个目标了。”柯南推了推眼镜,那对湛蓝的瞳孔流露出坚定无比的神色:“无论如何,这次我们都要抢占先机,保护好任田小姐。”灰原微笑着看着身旁的大侦探,扭头对服部说:“这是我们抓捕行凶者的最佳时机,今天是8月11日。” “我明白了,还有四天,我现在就通知其他同事做好准备。”服部平次转身开门:“那么明天,就去拜访一下这位任田小姐吧!”

4.“博士,我和工藤要在京都多待几天,今天就不回去了。”灰原穿着浴袍坐在床边,正打着电话:“嗯,博士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饮食,别吃太多油腻的食物,晚上不可以偷吃哦。嗯,嗯,就这样,再见。” 由于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留给二人,平次只好带柯南和小哀来到了附近的宾馆,定下双人间,安置好两人后就离开了。 天色已晚,灰原挂断电话,看向临床背对着她的少年。工藤已经睡着了吧,灰原这样想着。少女摸着黑,用吹风机吹干自己的茶发,打了个哈欠。明天还要去拜访那位女士,早点休息吧。小哀脱掉浴袍,换上睡衣,躺在床上侧过身去。 江户川与灰原睡在各自的床上,背对着背。 然而,柯南并没有睡意。灰原睡下后,他回过头看着少女,月光透过窗帘洒在她的茶发上。笨蛋,怎么会……柯南反复地思考着灰原白天的话,吸血鬼……怎么可能呢。但灰原有理有据证明了她的观点,这让江户川柯南不寒而栗,他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莫名的恐惧萦绕在他的心头。 “怎么了,工藤?睡不着吗?”背对着他的少女突然发问,把柯南吓了一跳。“灰原……?我还以为你睡着了。”说着,少年从床上坐了起来:“没什么,只是…”柯南担心灰原的安全,并不想让她继续参与后面的调查与抓捕行动,但他开不了口。“啊啦,不用担心我,大侦探。”少女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她翻过身来望着少年,湖蓝色的瞳孔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柯南笑了,真的只有她同他最默契,柯南也知道,无论他以什么借口推脱,灰原总会找到他的。一时间他不知该如何答复:“灰原……我会保护你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工藤。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一起去调查呢。”灰原躺在被窝里冲着江户川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哈欠。“你这家伙……”柯南噘起了小嘴:“要是让自己受伤了,我可要好好惩罚你。”少女流露出戏谑的神情:“那么你想怎么惩罚我呢,工藤?”虽然柯南斗嘴一向斗不过小哀,但他不肯这么轻易就认输:“那就……罚你一辈子都做我的搭档吧!”少年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色狼。”灰原把头缩进被窝里,不让外面的少年看到自己脸上的红晕。片刻的寂静,被柯南打断了:“快点休息吧,灰原,时间不早了。”“你也是,工藤。晚安。”“晚安,灰原。” 那一晚,灰原哀睡得格外香甜,一觉到天明。 清晨,第一缕阳光将她唤醒。 她简单地洗漱,伸了个懒腰,煮上一壶咖啡,热上几片面包,当然,还有她最喜欢的蓝莓果酱。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她放下手中的咖啡,走到玄关,打开了大门。 “早上好呀,任田小姐!”敲门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是服部侦探呀,快请进。”任田邀请三人进到屋内:“不过这两个孩子是?”“啊,他们是……”不等平次解释,柯南就打断了他:“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阳光反射在少年眼镜的镜片上:“这位是我的同学兼搭档,灰原哀。”“请多指教。”茶发少女背着手鞠了一躬。不知怎的,这两个孩子让任田慧英觉得很不舒服,任田总感觉他们的眼睛里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 观察了房屋的结构,四人围着桌子跪坐着,柯南和平次向慧英小姐询问着更多的细节,小哀在一旁做着记录。 “是这样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不对劲是在前天的傍晚。”任田喝了一口咖啡:“我从打工的书店下班回家,当时大概已经是九点多了。由于书店离家并不是很远,所以我每晚都步行回家。但在那天晚上,我总是感觉背后阴森森的,用余光能瞥见身后有奇怪的影子,回头却没有人。”任田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好像很不愿意回想起这些事情“那晚我硬着头皮走到了家里,打开电视,新闻正播报着最近关东地区的连续杀人案,外面下起了大雨。就在这时我卧室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我吓了一跳,探出头巴望,可外面并没有人,雨水在狂风的呼啸下拍在我的脸上。第二天早晨我发现窗户上有两个大大的手印,我害怕极了,于是就写了封委托信寄给了服部侦探……”任田害怕地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柯南与平次互相对视了一下,他们明白,任田小姐一定是被那个凶手盯上了。“那么最近这两天任田小姐有没有遇到什么其他怪事呢?”服部托着下巴,他迫切地想捕获更多的线索。“这两天……夜里确实都有怪事……”任田真的不愿回想这几天都恐怖经历,但为了协助调查,她必须从头一一说起。“前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左右,我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听到卧室里面敲窗户的声音……”任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继续讲道:“我当时吓坏了,可扭头看向卧室,外面并没有人……更何况,我家在六楼。”听到这里,灰原用胳膊肘怼了怼江户川,凑到他的耳边:“工藤,昨天我们调查的那间公寓,凶手也是从卧室破窗而入的。”“我知道,灰原。”柯南托着下巴沉思着:“凶手……是怎么攀附在这么高的楼层上却不留下痕迹的呢……”“如果真的是那种病毒的话……对于体能强化的感染者,还是有可能的。”灰原也皱起了眉头,她宁肯这只是一起普通的连环杀人案,可现在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那个早已覆灭的组织研发的产品上。“就在昨天晚上,”任田小姐继续诉说着她的遭遇:“我的闺蜜昨晚十点多和我视频聊天。我当时趴在卧室的床上,本来我们正聊着最近的电视剧,可她突然惊恐的指着我身旁的窗户,我下意识地回头……可还是什么也没有。可她之后说的话……”任田小姐低下了头,服部和江户川连忙追问:“她说了什么?”“她说刚刚窗户上有一个人影趴在窗户上,血红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盯着我。”柯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扭头看向哀:“灰原……都记录下来了吗?”“嗯,放心吧工藤。”哀合上电脑,朝着柯南眨了眨眼睛。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任田小姐。”告别前,服部和任田握了握手:“接下来的两三天内可能还会有怪事发生,不过请您放心,我们警视厅会派出警员保证您的安全。”“那就麻烦服部侦探了。”任田小姐这才松了口气,送别了三人。 平次开着车,从后视镜中看着柯南和哀:“小姐姐,这么看来,恐怕真的是如你所说了。”灰原怂了怂肩,用余光看向身旁的少年:“工藤……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少年的左手握住了少女的右手。灰原惊讶地转过头去,少年湛蓝的双眼温柔而深邃地注视着她:“放心,灰原。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接下来…”柯南转过头去,与后视镜里平次的目光对视着:“我们就来制定作战计划吧!”

5.少女安静地睡在他的怀里,少年跪在地上,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用沾满鲜血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柯南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滴落在灰原的脸上。少年哽咽着,他喊得声嘶力竭:“灰原!灰原!不许睡,听到没有!你给我振作一点,灰原!”少女并没有任何回应,她白皙的手无力地垂到地上,鲜血顺着她的指尖一滴一滴地落下,平次慌张地吼着周边的警员联系医生。柯南闭上双眼,把自己的额头与少女的紧贴,小声喃喃着:“对不起…灰原……对不起……”

少年已分不清这是这几天以来困扰着他的噩梦,还是发生在他眼前残酷的现实。

8月15日 晚九点 任田家

公寓的各个出入口早已埋伏好了便衣的警察,任田的家里也是。任田慧英害怕地坐在沙发上,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个连环杀人犯,今晚又要作案了,而目标,就是她。当然,她相信自己会平安无事的,毕竟有那么多警察在保护她,还有服部侦探——以及那两个初中生。“你这家伙,我都说了叫你不要跟来了。”柯南不满地看着小哀,少女打了个哈欠,用戏谑的眼神回应:“啊啦,我可不想错过任何一次大侦探出丑的机会呢。”“你就和任田小姐待在客厅里,不要乱跑,灰原。”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一直困扰着柯南,也许是因为这两天的噩梦吧。“我知道,工藤。”灰原看了看手表:“就快到时间了,让大家做好准备。”“放心吧,小姐姐”平次摆弄着手里的紫外线手电筒:“真如你所说的话,那这个小玩意儿绝对可以对付那个东西。就这样,松本,谷昌你们两个留在房间里保护任田小姐和这个女孩,其他人都回到各自的岗位,准备行动。”平次招呼着其他人离开,其他的警官陆陆续续走出了房门。“灰原,这个你拿着”少年把一个紫外线手电和一个通讯器塞到她手里:“有什么状况立刻通知我。”“放心吧,大侦探,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小哀接过手电筒,带上通讯器,朝着少年微微一笑:“不过往常可没见过工藤君这么紧张呀,究竟是为什么呢?”“笨蛋,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啦。”柯南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那我下去了,灰原,保持联系。”少年迈出了房门,向走廊尽头的楼梯间走去。“工藤!”灰原喊住了他,少年慢慢地回过头来,看着那依偎在门边的茶色身影,四周出奇的安静。“要小心。”灰原犹豫了片刻:“别太乱来了,出了事的话我可不管你。”柯南看着少女,笑了笑。这家伙向来都是这么不坦率,他这样想着,这三个字,是沉甸甸的心意啊。“嗯,我知道了。”柯南向小哀摆摆手,转身走了。“笨蛋。”灰原小声喃喃着,看着少年的身影在楼道消失的尽头,小哀关上了房门。

“服部,听得到吗?”穿着西装的男人正躲在自动贩卖机后,安抚着他口袋里的松鼠,小家伙瑟瑟发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怎么了,绫小路警官?”服部正领着柯南守在任田小姐卧室的窗户正对灌木丛后。“我发现目标了,在3点钟方向。”绫小路的目光紧盯着那个可疑的男子,他顿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寒冷的血红色光穿透,那个人突然回过头来……“呼……”绫小路喘着粗气,还好自己躲得及时,差点就被发现了。他悄悄地把头探出去,那里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坏了!绫小路心头一惊:“目标消失,重复,目标消失!”他慌张地向其他警部汇报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迫近的黑影。“重复,目标消……什么……啊!!!”“可恶!”通讯器里只剩下刺耳的鸣声,柯南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向绫小路警部的方向奔去。“喂!等等,工藤!”平次本想拦住柯南,奈何他的行动太突然了,平次只好跟在柯南的后面追过去。绫小路警官倒在了贩卖机旁,他的松鼠正趴在他身上。“还好,只是晕过去了。”柯南摸着绫小路的脉搏说到,服部通知着其他警官:“群里人员加强戒备,有人受伤!目标已经行动了,重复,加强戒备!”

“收到。”松本与昌谷两人互相对视,点了点头,拉下了手枪的保险栓。“出什么事了吗?”任田对两位警官的举动感到不安。“没事的,请您放心,小姐。”松本友善地笑了笑。小哀坐在沙发上安抚着任田小姐的情绪,自己却也有些不安:“工藤,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有一个警官被袭击了,灰原,你那边呢?”通讯器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啊啦,我们这边没有什么动静。”灰原话音未落,却突然眼前一黑。

整条街区陷入了黑暗,这是一次大规模停电。

“喂,工藤,怎么了?”灰原打开了手电筒,慢慢向卧室走去。松本和谷昌警官也把住了手枪,打开了手电。任田小姐害怕得蜷缩在沙发上发抖。

“应该是停电了,灰原。”柯南也打开了手表型手电筒。“我在任田小姐卧室的窗户这里,看得到我吗,工藤?”灰原站在窗边,向江户川挥舞着手电筒。柯南和平次来到窗下,看到灰原平安无事,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柯南用手电光回应着哀,却照到了一个扒在墙壁上逐渐往上攀爬的黑影。强大的不安感一股脑得冲进了柯南的脑袋里:“灰原!快离开那里!”少年在黑暗中大喊着,可惜已经太迟了。

再一次地,他破窗而入。强大的冲击力把哀震倒在一旁,松本和谷昌闻声赶来。乌云散去,借着皎洁的月光,灰原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

一头杂乱垂肩的金发,血红的瞳孔中放射着刺骨的寒冷与杀意,惨白的肤色在月光的映衬下流露出死亡的气息……黑色的大衣,犹如组织中的衣着打扮,唤起了她漆黑的回忆。

“举起双手,不然我就开枪了!”男子并没有理会松本的话,以惊人的速度打掉了他手里的枪,强力的攻击立刻就使松本失去了意识。灰原顾不得自己身上被玻璃划出的伤口,她慢慢地把身体支起来,吃力地爬着,想要拿起不远处的紫外线手电。

“灰原!灰原!可恶!”掉落在地上的通讯器里不断传来柯南的喊声,他和服部正领着一队人拼命地爬着楼梯。你这个家伙千万不要给我出事啊,可恶!柯南是冲在最前面的,第一次,恐惧和无力感深深地占据了他。

谷昌开了枪,子弹打在那男子的身上,他却好像不疼不痒。伴随着一声惨叫,谷昌跪倒在了地板上。任田慧英倒退着靠在大门边上,男子致命的气息逐步逼近,他扼住了她的咽喉,露出了那两颗尖锐的牙齿。任田眼泪如泉涌般流出,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这么死去了吗……“放开她!”灰原打开了紫外线手电,男子的皮肤立刻被灼伤了,发出了野兽般痛苦的嘶叫声,他立刻扔下任田,回手把灰原打到在地。由于过度的缺氧,任田的意识逐渐模糊,在昏迷之前,她打开了大门。

男子一脚踩碎了手电筒,他愤怒地凝视着倒在地上的茶发女孩,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从地上举起。少女痛苦地捶打着他的手臂,但她的神情却是那样的不屑,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也许是因为难以呼吸,也许是因为尖牙刺进了灰原的脖颈,哀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流走,指尖正逐渐变得冰冷。灰原不再挣扎了,她的双手无力地垂下,耳边好像又传来了那最熟悉的声音……“灰原!灰原!”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工藤……我说过会保护好自己的……对不起……

“灰原!可恶,放开她!混蛋!”迟来的少年,将所有的愤怒宣泄在这一脚上,足球击中了男子的腹部,迫于疼痛,他终于放开了茶发女孩,最后赶到的警官一个个打开了紫光手电,见事态不妙,男子忍受着灼烧的苦痛,狼狈地从窗口逃走了。

江户川柯南做梦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灰原哀的身上。他把少女抱起,搂在怀中,他确实想过要这样抱着她,但不是这样,不是在这里。傻瓜,我说好要带你去看向日葵的,醒醒呀。柯南轻轻摇晃着身体,你快像以前那样,睁开眼睛告诉我是玩笑啊,灰原!他在心中默默祈求着,你再调侃我一句,好不好,灰原……要什么包包我都给你买,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不要睡,灰原,求你了。。。对不起……

警官们从未见过服部平次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他怒吼着要求医生赶到,咒骂着逃跑的凶犯,像一头发疯的野兽。

他向她许诺,他会保护她的。

她向他承诺,她会保护好自己。

可惜,他们两人都食言了。

凶犯落荒而逃,凭借超强的体能,男人甩掉了追赶他的警察们。若是紫外线光再照射他一会儿,恐怕他真的是要没命了。就这样逃着,路灯下的一个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带着黑色绒线帽的男人左手揣在裤兜里,右手把烟蒂扔在脚下踩灭。

“畏惧死亡比死亡本身更可怕,你还要继续逃下午吗?”带绒线帽的男人质问着他,又缓缓地说到

“不过,今晚你哪都别想去了。”

王一诺 2018级10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