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陈希典

                我要投稿
door小door 于 下午10:07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7

屋檐下的时间和竹马停止摇摆,

拨浪鼓和布娃娃埋藏在曾落满红叶的山坡,

如今只有青苔。

 

庭院郁郁下的一口竖井,

连风的倒影也模糊在绿色中,

刺骨的水汽一圈圈氤氲飘来。

 

油油的爬墙虎,

懒散地披挂在瓦楞上。

吐着露水的雪白的牵牛花,

无人去摘。

 

门前海棠依旧迎风怒开,

在那灰蒙蒙的妆台

描着眉毛的俏影,

早已不在。

陈希典 2018级9班

    Reason说道:

    膜拜大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