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花2》

                我要投稿
僚小僚 于 下午9:34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7

上文链接:https://www.wenon.org/26/%E5%B0%8F%E8%AF%B4%E3%80%8A%E5%A4%A9%E8%8A%B1%E3%80%8B.html


嘀嘀嘀,嘀嘀嘀…”

“啪!”我手一挥,熟练地关掉闹铃,什么情况?是在做梦?还是上天堂了?

都不是。疲惫的眼睛告诉我,昨晚我确实熬夜道很久,自己也真的没死。我把手架到头顶,想眯眼再睡一会儿,脑子却不停地转动,回想着昨晚的事情。

实验室,四具死尸,消失的左臂,长得一样的人,还有那句:你已经活的够久了。

越想越觉得哪里怪怪的,嘶,脑仁疼。我揉了揉太阳穴,

我转身想去抱自己的玩具狗,转身却发现不见了。

不见了?

不见了!

怎么回事。

狗呢?

不对,这不是我的床。我翻身想下床,突然想起晕倒前看到的那个人!那个戴着黑帽子的人!

我没有被杀死,但不在自己的宿舍里了,这说明我被绑架了。

想到这里,我又迅速恢复刚才躺着的姿势,一下都不敢动,不知道等了多久,还没听到动静。

我悄悄侧头,从胳膊下窥探这个屋子,果然不是我的宿舍了。这间房子摇摇晃晃的,像是在船上。船上?把我卖到海外?我可不值这么多钱….

正想着,我看到了那个戴着黑帽子的人,他正背对着我坐在桌子旁,看着什么。我愣了一下,就像晚上听到那个要刺杀我的人的声音时一样,本能的反应了一下,这背影也好熟悉…

“叮!”一声。我翻了个白眼,绑架犯也爱玩手机?不过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转念一想,出了房间就是海,我是个旱鸭子!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慌乱中我看到了闹钟….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不如先把他敲傻?外面要是有人,就拿他威胁。

捏了捏拳头,好就这么办!

我暗暗咽了口唾沫,悄悄爬起来,连鞋也不穿了,抓起闹铃摸向黑帽子。

哼哼,让你也尝尝苦头。

… …

那人轻笑,头也不抬就抓住了拿“凶器”的手,我惊了,身手这么好?这么悄咪咪的,都能发现?

“怎么,想练练?”那人的眼睛终于离开手机屏幕了,看向我。

我的心突然漏跳了半拍,触电般把手抽离开。这张脸……

“哥……”我睁大了眼睛,很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哥哥是后妈家的孩子,跟我在同一所大学,是现任学生会会长。这不足以吃惊。

哥哥穿着奇怪的黑帽子衣衫,这也不足以吃惊。

如果说,是来绑架我的。那我宁可相信是这样。

可是,哥哥已经…已经…是我产生幻觉了吗?

“嗯。我在。”熟悉的声音响起,是那个温柔的声音,没有错。

我的大脑又卡住了,嗡嗡作响。死亡名单上赫然写着哥哥的名字:林雨川。这我绝对不会记错。即使我不愿意相信,但,在那之后,我在学校里确实没有找到哥哥。学长学姐们只是说他请假了。

“这只是学校封锁消息的手段,真相,在这里。”爸爸当时这样说,然后拿出几张照片,“这几个人死法相同,尸体处理的方法很特殊。但再怎么样,我也还认得自己的儿子吧。”

那令人看完之后就无法忘记,甚至做恶梦的照片,被我深深的印在脑子里。可哥哥完完整整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变得慌乱无措。

“怎么了?”哥哥又唤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只是哑口无言,不知怎么回答。爸爸是不可能骗我的,他也不可能开这种忌讳的玩笑。而疲惫的身体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那么现在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是谁?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冷战。

是人是鬼?

“哥…真的….是你吗…..”我盯紧了哥哥的脸。

“嗯,怎么了?”哥哥也反过来看着我的脸。

脑海中一闪而过照片上尸体的样子,我忍不住颤抖起来,“你…还活着?”

他应该是察觉到了我反常的反应,往常见面的话,我肯定是一下扑过去的。哥哥略带疑惑的问:“我不过是请了几天假啊,你的小脑瓜又想什么去了?”

“可是…可是…爸爸说…说…”我说不出口,所以去翻手机里的图,当时趁爸爸不注意照下来了。

图裂了!我越发焦急。

哥哥给我倒了杯水,瞥了一眼淡淡道:“手机内部程序已经错乱了,你现在可以把它丢到海里,我会给你新配一部。”

“怎么回事?”感觉哥哥早就料到是这种情况了。

“船上有干扰系统。”

“为什么?”

哥哥没有再解释,回到刚才的话题问:“父亲跟你说了什么?”

我抿了一口水,吞吞吐吐的回答:“说…哥哥已经死了…”

“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

“那他是不是还告诉你董攸、卓嘉兴、高雪玥也死了。”

“嗯….”我握紧水杯,哥哥怎么会知道。

不想他只是笑了一下,没有我预想中的惊讶与恐惧,喝了一口水,道:“父亲七天前就失踪了。”

七天前?“咱们进实验室那天之后?”

这令我毛骨悚然,那昨天同我说话的又是谁?

“对,我此次请假出来就是为了寻找父亲。”

如此也好,那死亡名单就不可信了。

哥哥没再说什么,让我自己休息会儿。

段茜茜 2017级12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