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从来》

                我要投稿
洛雪 于 下午6:29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7

原来,我从来就没有摆脱它。
……
“未浓小姐,您的检查报告出来了。……这样说吧,您现在其实已经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根据我院多年的临床经验,只要您配合我们的治疗,按时服药,积极生活,同时按时复诊,我们相信您的病情一定会得到控制。”
未浓拿着化验报告单,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她没有想到,今天体检竟然查出来了自己有抑郁症。
她只是感觉最近世界总是灰暗的,没有乐趣可言了。尽管平时可能同学之间也各种开玩笑,说自己会不会有抑郁症什么的,容易沉闷什么的。结果真的被查出来抑郁症了。医生推测可能是最近学习上压力太大,再加上还有现在校园冷暴力的猖獗,所以自己得了抑郁症。
未浓把手中的单子叠了两下放进了口袋里,抬起头看了看蓝天上一抹一抹的白云,今天天气很好,可是未浓却依旧面如死灰般:“没事……好好配合治疗……我是能够康复的吧……”
“姐!未浓姐!”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少年音,未浓转过头来,看到了自家的弟弟微来。未浓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上扬,笑眼看着微来:“来来,你怎么来了?”
微来看着自己那萌萌小圆脸的姐姐,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橙哥说你一个女生去医院体检不安全,非要让我接接你。哎姐,你今天体检应该一切正常吧。”
未浓听罢,本就气色不好的脸上更浮现了一层惨白,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捏着化验单越来越紧,还不停的发抖。
“姐?姐你脸色怎么这么白?不会真查出来了什么吧!”微来看到未浓的脸色不对劲,立刻关切的问道。
未浓一惊,神色慌张说道:“啊?我,我当然没事了。只是有点低血糖。”
微来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走吧我们回家!”
“嗯……”

未浓没有把自己得了轻度抑郁症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最好的朋友小跆小戏精。她只是自己在周末偷偷去医院复查病情,似乎也在逐渐好转。
依旧每天如常,朋友们看到的还是那个熟悉的乐观开朗的未浓。她努力不被朋友们察觉,努力摆脱抑郁。

一身白大褂的医生看了看手中未浓的报告单,手指不停敲击桌面,低头若有所思,继而慢慢抬起头对未浓说道:“刚刚听你说你最近情况,还有报告,都显示你已经快康复了。可是……不太对……”
医生话戛然而止,又陷入沉思。未浓波光流转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疑问:“医生?怎么不太对了?恢复难道不是好事吗?”
“嗯,按理来说是这样的。可是……算了你下周再来复查吧。”医生把手中的报告单递给了未浓,一脸严肃的提醒着。
未浓接过了单子,上下点了点头,道:“好,麻烦医生了。”

兜兜转转一周过去了,这个学期也结束了。一周,正好是期末考试结束。大家都为考试的结束热烈的讨论要去哪里玩。而未浓也和小跆一起出了校门。
小跆拉着旁边未浓的手:“浓浓,考试好不容易结束了,要一起去k歌吗?小戏精和来来已经去订包厢了,你看你们家来来都过去了,你就一起去玩吧。”说着,还不停的摇着未浓的手。
本来未浓今天是要去复查的,但她又实在不想拒绝小跆的好意。想着既然医生也说了她病情有所好转,已经快康复了,未浓打算先陪着小跆他们,之后再找机会去医院吧。
未浓也看着小跆,打趣一笑,接着玩味说道:“好,我陪你。不过,你别让我和我弟一起吃你和小戏精的狗粮。”
“好!没问题。哎不对,我什么时候撒狗粮了?好啊你未浓娘!”
“哎!你干嘛!”

成绩在三天之后发了下来,未浓的成绩并不理想。因为前段时间查出来抑郁症的原因,不止自己状态不好,每周末瞒着所有人去医院也是让她心力憔悴,也没有机会复习。以至于,这次成绩直线下降,甚至考了班里倒数第一。
“哎,重新来过吧。下次就能考好了吧,嗯……”其实未浓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没有底气了,其实看到这个成绩的时候,她已经眼前一黑了。
班主任找到了未浓,眼见已经火冒三丈了,拍着桌子几乎是怒吼地和她说:“未浓?你怎么回事?考的这么差劲!你是不是这学期活动太多,让你心思根本没用在学习上!你要是不能用心学习,学生会的活你就别干了!”
未浓上齿紧紧咬着下唇,身体也开始发抖。她不想解释,什么都不想说,毕竟老师说的也是正确的。
班主任劈头盖脸骂了未浓之后就放她回班了,在回班的路上,未浓碰到了几个同班同学,双方笑脸相应打了个招呼,相向而去。未浓接着往前走,却听到背后传开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哎你听说了吗?未浓这次考了倒数第一。”
“不会吧。她可还是学生会的呢。”
“那可不,成天就顾着抛头露面,显摆来显摆去,成绩当然就不行了。”
“就是就是……”
未浓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脸色也不改,只是脚下的步伐加快了。
未浓快步走到了班门口,又听到了班里同学的议论,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想来又是那些骂她的数落她的言论,她冲进班快步走到自己位置上抓起书包便立刻跑了出来。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只记得她到家的时候,看到微来正坐在沙发上切橙子。
“姐,你回来了。要不要吃点橙子,这是橙哥带来的。”微来手中的刀放了下来,随手拿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
未浓一回神:“啊,不用。那个,来来。我今天心情不好,去天台吹吹风冷静冷静。”
微来看见自家姐姐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点了点头,拿起了一瓣橙子,开始自顾自吃着。
未浓一步一步上到了楼顶之上,楼顶空无一人,未浓慢慢的走向了楼的边缘。临海城市的风总是很大,吹的未浓的刘海不停飞舞。
未浓低头看着脚下,车都如蚂蚁一般大小,她这是爬了很高的位置啊。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的景象,未浓开始回想今天一天同学们的言论……

另一边,微来坐在家里正吃着橙子看电视。突然,未浓书包里发出了清脆悦耳的铃声,这是未浓手机响了。微来翻出来了未浓的手机,也没有看来电人便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我姐不在,你一会再打吧。啊抑郁症?啊什么?回光返照?病情加重!不让去天台,不让用刀!完了!”微来也不知道从电话里听到了什么,他的表情变得惊慌失措,把手里的橙子一扔便摔门而出。

楼顶上,未浓依旧从令人晕眩的高度低头看着,但是她并没有恐惧的深情,反而是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她脑子里开始回响今天同学们对她说的话:
“哎未浓考了倒数第一。”
“真丢人,还学生会的呢。”
“抛头露面,爱显摆。”
“就是个外表与内心不一样的绿茶,白瞎了她可爱的外表。”
“未浓……绿茶……”
“丢人……”
“未浓……”
未浓摇了摇头,注意力越来越紧绷了起来,她心想: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我呢?
肯定是我自己做的不好。
我什么也做不好。
考试考的不好,学生会的活也干的不好。
老师批评我,同学们骂我,他们说的都是对的啊。
我什么也干不好,人缘也不好,他们都骂我,都是我自己的错。
这样再想一想,班里除了小戏精和小跆我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人家两个还是情侣,我总是打扰人家。
这样一想,我原来一个简简单单的朋友都没有啊。
那在这个充满各种虚假感情的班级里学习,还有什么快乐呢?一点快乐也没有啊。
其实……我是不是离开班里比较好,或者我是不是离开塘一比较好。
要不然我还是转学吧。
不,反正我成绩都成这样了,也没有学校会要我,我大学也考不上了,我要不我也别上学了。
不那上学我能干什么,手机、电脑、电视,空洞的社交网络和哗众取宠的八卦新闻又有什么非同寻常的意义呢?
未浓如同紧绷的弦一般的身心突然放松了,她的双眼微眯,嘴角微上扬,又是平常那个可爱开朗的样子:
这样一想世界好像变得无趣了,没有一点乐趣。要不然,我直接离开世界好了。
反正……我留在世上也没用……就算我就在这个世界……也没有找我啊……也没有人爱我啊……世界不仅对我来说没有意思,而且世界没了我也会照样运转,我不存在会不会更好啊……
哎?不对?
地面怎么离我越来越近了?
什么时候这么近了?
我跳楼了吗?
原来,抑郁症从来没离开过我啊。
也好……

此时,微来冲到了楼顶上,却已经无法挽回,她看到了自己的姐姐那一瞬间几乎解放了身体,如羽毛一般坠了下去,之后只能听到他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叫:“姐!姐!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
“咦,我好像听到了来来在叫我,他是不是看到我掉下去了。不过没事来来,姐姐解放了,你浓浓姐很开心,你也应该开心才是。”

小跆和小戏精本来听说了今天未浓在学校的情况,二人一起过来未浓家看看她怎么样。
可二人刚到楼底下的时候,只见到了一个单薄的身影从上面掉下来,那正是未浓。就落在了二人前面不到五米的地方,血肉模糊……
小跆见到此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顿时傻在了那里,双眼中的泪珠大颗大颗滚下来。小戏精立刻把小跆拉到自己怀里,把小跆的头按到自己胸前。他不忍让小跆看到这一幕,自己也不忍心的把头埋在了小跆的头发中,不去看这一幕。
小跆顿时嚎啕大哭:“这,这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未浓,浓浓她为什么,为什么啊。”
小戏精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将怀中的小跆抱的更紧了点,自己的泪水也一滴一滴,不经意间打湿了小跆的头发。
“小跆和小戏精在哭吗?没事的哦,我解放了,我真的很开心,很快乐。你们应该为我祝福才是啊。抑郁,我终于摆脱你了,世界,再见了。”
“不,再也不见。”

不在背地用话语伤人。
了解真正的抑郁者患者。
与君共勉。

申钰琪 2017级12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