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个小时》

                我要投稿
Jay Yang 于 下午9:59 最后编辑于 未浓 Vol.25

大多是白色的数字,上面0—100数字不一。

也确实没有几个一百,有的话也只是局限于被年轻情侣抱在怀里的襁褓中的婴儿。

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有一个少年头上的数字却格外的扎眼。

一串红色数字静静悬浮在他的头上,又很快的,从2变成了60。

戴在腕上的手表,秒针缓慢着走着。

60也在不停的递减……

仝初意识到了什么,双眼出身的盯着这个少年。

少年与往日街头上叛逆的青少年没有什么区别,鸭舌帽压的很低,耳上戴着大耳机,眼神里是迷茫与无措。

恰恰是十四五岁的年华,痴迷于情感与学习混在一起的糜烂,却看不透生命背后更深远的东西。

20……19……

头上的数字仍在递减,少年随性的踏上马路,无视飞驰而过的汽车。

仝初神色一黯,他已经猜到了倒计时背后是什么了。

但他既然能看到,又为何不尽自己努力去改变这个少年的命运。

16……15……

不远处,一辆白色的汽车加速驶来。

且有些违章的意味了。

又是可笑的车祸事故吗?

仝初的声音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却无力去呐喊出来。

10……9……

白车的驾驶员虽说是个新手,但也发现了远处无视他的那个少年,猛的踩下了刹车。

“站住!”仝初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拼尽全力喊了出来。

4……

所有的路人都被这一喊吸引住了,很多的旁观者站住了,包括那个少年。

还有……白车,也刹住了车。停在了少年的前方,却与少年有一臂之隔。

即使是他没有停下了,这辆车也不会撞到他身上,至多蹭在身上。

3……

仝初庆幸于自己喊出了声,当他刚刚舒出一口气,却发现少年头上的倒计时依旧递减着。

两秒后,站在原地的少年便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在地,且被这辆车生生压了过去。

少年呻吟了一下,便再也没有发出声响。

他的身边先是围了一群妨碍治疗的门外汉,也不乏那些对少年个性着装点评的买菜大妈。

他错过了抢救的最佳时机,生命的最后片刻是在这些路人的流言蜚语中度过的。

路上的行人或多或少的围了过去,警察与救护车也很快赶到了,肇事者一脸茫然,表示自己没有想到这个擅闯红灯的少年会停在自己面前。

但很明显的是,他喝了酒。路人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死命由天,普通人面对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举措,或唾一口痰,绕路而行;或一哄而上,弄个明明白白。

唯有仝初,在恐慌与绝望下瘫坐在地。

倒计时的背后是死亡!

倒计时的背后是死亡?

倒计时的背后是死亡……

他必须马上离开。刚才他有想过逆天改命,但少年一事证实了,他不仅不能改命,还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在他生命里的最后这段日子。

他想起来刘栓头上猩红的2。

两个小时吗?那他是不是已经……

勉强从地上站起,拖着疲倦的身子,走进路边的电话亭,梦呓的播下了刘栓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但他知道接电话的人根本不是刘栓。

但他坚信,会有人接。

电话果然打通了。

“倒计时背后是什么?”

“……”

“死亡吗?”

“……”

“我还有多少时间?”

“五个小时三十分钟。”

那边的电话撂下了。

刘栓已经死了。至于死因,他也不知道。

但他无暇于此,他只知道,自己也命不久矣。

不久前刚做过体检,带走自己生命的一定不会是疾病。

那就是意外咯……

坐出租车回到了家里,就这样静静待着。

沙发上还有昨夜没洗的衣服,餐桌上还有前些天吃剩下的披萨。

电话响了,不同于之前,他选择光明正大的接听,悉知那死亡宣告。

电话接通了。

“喂?初哥初哥。我妈今儿包饺子了,来我们家搓一顿吗。早上是兄弟不对,晚上咱好好聊聊哈,你可知道我妈那手艺。韭……”

电话那边滔滔不绝,本应该令人温馨……

“阳子,我一定去,我最爱吃的就是伯母的饺子。”

“好呀好呀!我剁点虾仁放馅里,这次保你过瘾。”

撂下电话的仝初也放下了一切。

最后一顿晚餐了……

仝初没有家人。他是孤儿,吃百家饭长大。

许阳是他自幼的发小,他的母亲对他特别好,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

下午五点种,简单打扮自己,仝初来到了许阳家门口。

饺子已经端上了桌子,上面飘着热气。

他还有两个小时。

许母头上的数字却是更为凶险的血红色的1。

依分钟递减。

仝初吃不下了。他知道,他现在的每一个举动都很难改变以因果方式存在的生死定论,正逻辑的背后是反逻辑,反逻辑的反逻辑又变回了正逻辑。

他不想看到许母的死亡。

简单的吃了几口,仝初面带笑意的离开了,借口吃不下了。走的时候,最后一次拥抱了许阳的母亲,还有自己的好兄弟。

别过了这些“亲人”,仝初开始回忆这一天,对于自己上午的举措感到可笑。

天要亡我……

归途路上,买了几片安眠药,不会致死的量。

他想做个好梦。

回家后便是跪在沙发上的姿势……一直待到收听到魔鬼的最后通牒。

他果然还是恐慌于死亡。

喝完那瓶可乐,仝初把瓶子扔进了垃圾箱。

穿了一件还算舒适的衣服。

不管了……

做个好梦。

电话响了,手机屏幕上闪着许阳的名字。

但仝初已经没有力气去接了。

“我就这样躺着……又会怎样死呢?”

这是仝初思考的最后一个问题。

次日

李莉像往日那样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电视频道被不断的调播着,转到了新闻节目。

“昨日,本市市中心高楼里发现一具尸体,尸检报告表示身体中含有少量氯化钾,死者购买药品的药店已被查封。”

“昨日,本市出现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者酒驾,现已被拘留。”

“昨日,本市出现一起跳楼事件,死者生前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原因正在调查,请引以为鉴,珍惜生命。”

“这就是本期的本市新闻……”

李莉关掉了电视。再次拨打刘栓的手机号码,依旧是关机。

陈丕博 高一六班

    匿名说道:

    这不是完整版……想看完整版的朋友可以去知乎搜索碳铅先生,文章专栏里有完整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